关爱地球国际泰国学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环境危机课题研究:咸海消失的原因

2016-5-15 20:35| 发布者: earthcaring| 查看: 155| 评论: 0

摘要: 关爱地球国际泰国学会环境危机课题研究:咸海消失的原因咸海已存在于地球550万年,是位于中亚地区的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交界处的咸水湖,原为世界第4大湖,水源补充主要依赖阿姆河和锡尔河。20世纪下半叶以来, ...
关爱地球国际泰国学会
环境危机课题研究:咸海消失的原因

咸海已存在于地球550万年,是位于中亚地区的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交界处的咸水湖,原为世界第4大湖,水源补充主要依赖阿姆河和锡尔河。20世纪下半叶以来,因人类不科学过度开发利用水源地而迅速萎缩。随着水位不断下降,咸海于1987年分成了南咸海和北咸海两片水域,其中南咸海于2003年又进一步分成了东、西两部分。2014年,咸海大部分干涸消失。预计到2020年,咸海将完全干涸消失。
随着咸海规模的缩减,周围气候已经改变,大陆性特点更强,夏季更短、更炎热、无雨,冬季更长、更寒冷、无雪。生长季节已缩短到平均每年170天,每年沙尘暴持续90天以上。20世纪60年代初,湖面海拔53米,面积6.45万平方千米,为世界第四大湖。此后,由于阿姆河和锡尔河的河水大量用于农业和工业,加之70年代以来气候持续干旱,导致湖面水位下降、湖面积急剧减小和湖水盐度增高,鱼产量减少,多种鱼类灭绝,湖盆附近地区大量干盐堆积,植物受到破坏。咸海就此消失,形成了南咸海与北咸海。后来湖中的复活岛与大陆相连,将南咸海分为东西两部分。

在50年以前,咸海总面积为6.6万平方公里,这几乎相当于一个斯里兰卡的国土面积。丰富的水资源给当地带来了巨大的农业和渔业发展机会,据统计,当地渔业年捕捞量曾经达到4万吨,其支流的三角州有几十个小湖,生态丰富的沼泽和湿地遍及55万公顷。

因为流入的水量(径流量)小于湖水的蒸发量,咸海的含盐量比淡水湖高得多。在咸海全盛的时候,曾经是中亚第一大咸水湖、世界第四大湖,面积将近7万平方千米。在全盛时代,咸海曾经有发达的渔业,沿岸的从业者超过4万人,捕捞量占前苏联总捕鱼量的1/6。咸海的英文名字“Aral Sea”可以大致翻译成“岛之海”,因为它曾经在一公顷的范围内有过1500个岛。

20世纪60年代起,苏联的引水灌溉工程导致咸海面积大幅缩减。至今因各种原因导致咸海仍在不断缩小。随着湖水的干涸,依赖于此的渔业等产业陷入崩溃。不断盐化的水质也逐渐被化肥、杀虫剂污染。裸露的湖床上吹起的沙尘,再加上农药的污染,已成为当地一大公共卫生灾难。
美国宇航局相关研究认为,咸海的干涸所造成的影响还包括:导致该地区出现更为极端的气候,如冬天更寒冷,而夏天更炎热更干旱。高盐份的沙尘被从裸露的湖床上吹到附近的农田中,导致土壤退化,农作物必须要吸取更多的河水来维持生长需求。1918年,刚成立的苏维埃政府设想将咸海南部的阿姆河和北部的锡尔河改道,以灌溉水稻、瓜类、谷子和棉花。这是前苏联的“棉花计划”,或者叫“白金计划”的一部分。当时,计划的制订者希望棉花能成为新兴的苏维埃国家重要的出口产品。

20世纪40年代,大规模的水渠工程开始兴建。不过,水渠的很多区段质量很差,很多水蒸发或泄漏,白白浪费掉。有人估计,中亚最大的水渠“夸拉昆”(Qaraqum)渠中流过的水中有30%-75%都被浪费掉了,咸海两大水源周围水渠漏水现象也会相当严重。20世纪60年代,每年大约有20-60立方千米的水从阿姆河和锡尔河改道,流向咸海附近的沙漠地区。虽然河水让沙漠充满了生机,但却让咸海逐渐面临枯竭。

至1980年,前苏联棉花年产量达996万吨,占世界总产量的 20%,其中 95%产于该地区。当时,全苏联40%的稻谷,25%的蔬菜、瓜果,32%的葡萄也产于该地区。农业生产的丰收促进了该地区经济的发展,人口也迅速增长,已由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前700万人猛增到3600多万人。通过对大自然的改造,获得了难以想象的巨大收获,这真是世界上的一个奇迹。


然而,人们始料不及的是,农业生产丰收,地区经济繁荣并没有持续多久。咸海是一个内陆湖泊,当锡尔河、阿姆河的入湖水量急剧下降的时候,咸海的水位也急剧下降。当1987年水浇地发展到730万公顷时,阿姆河和锡尔河已基本不能再为咸海输水,咸海水面下降15米,水域面积从6.6万平方公里缩小到3.7万平方公里,海岸线后退150公里。咸海水面面积只剩下2.52万平方公里。到2001年,南部咸海两部分水域的连接也已成为问题。东部较浅水域面积在过去数年间已快速萎缩。在2005年到2009年间,南部咸海东部水域出现最大范围的消退。

2005年,为了拯救咸海,哈萨克斯坦做了最后的努力,他们在南北咸海间修建了一座大坝。大坝的建立也相当于判了南部咸海的死刑。从锡尔河流进沙漠盆地的水流现在只汇入了北部咸海。据预测,如果再不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到了2020年,咸海将彻底的从地球上消失。

美国宇航局拍到中亚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之间的咸海东部河床已经消失,令人震撼。当地生态危机严重,专家称这很可能是拥有550万年历史的咸海,600年来首次完全干涸,等到2020年或将完全消失。

看到咸海缩小的负面影响之后,苏联曾想过用“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来拯救咸海,修建巨大的引水渠把西伯利亚的河水引入咸海,但工程太过浩大,最终不了了之。进入21世纪,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分别宣布采取一系列措施挽救咸海的命运,但努力并没有从根本上扭转咸海的命运。哈萨克斯坦政府采取行动,致力于拯救北咸海。该国政府重修了锡尔河的水渠,减少了水流的浪费。2003年,该国政府又修建了大坝,它阻断了咸海两部分的流通,以保护北咸海。

北咸海恢复的速度让人喜出望外。北咸海的深度已经从不到30米上升到了38米,达到42米的合理深度指日可待。如今,这里恢复了渔业生产,许多渔夫恢复了他们一度中断的工作,捕到的鱼还被出口到乌克兰。这种变化甚至可能使多年不见的积雨云又回到这个地区,给当地农业的复苏带来一线希望。

南咸海由于乌兹别克政府财政紧缩,至今水位仍在不断下降。暴露出来的河床有大量盐沙,大大增加了沙暴的吹袭。不幸的是,2003年南部咸海在水面持续下降之后成东咸海和西咸海两部分。它们水中的含盐量已经达到了每升水100克,而一般海水的含盐量只有每升水35克,东西“两咸海”的含盐量正快速向死海的每升水300克的水平靠近。

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决定定期打开河流上的闸门,让一部分水流进南咸海。咸海的大面积干涸,一方面引起湖水含盐浓度增加,从1960年的11克/升增加到2001年的68克/升;另一方面导致湖底盐碱裸露,在风力作用下,大量盐碱撒向周围地区,使咸海周围地区的沙质平湖平原逐渐沙漠化,流沙迅速发展,形成“白风暴”(含盐的风暴)和盐沙暴,每年要发生几十起盐沙暴。

2010年3月下旬,咸海干旱的湖床沉积层上升起大量的沙尘羽状物,形成沙尘暴。美国宇航局“Aqua”卫星上的中分辨率成像光谱仪于3月26日拍摄了咸海上空沙尘暴的真彩色照片。照片显示,一股浅褐色的沙尘羽状物从南咸海的湖床沉积层上升起,并沿着哈萨克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的边境向东南方向吹去。在沙尘羽状物的东北方,两个红色圆点说明这两处区域可能发生野火。在“Aqua”卫星拍摄时,由于沙尘暴遮挡了大片天空,南咸海的东部水域几乎看不到踪迹。

咸海水位的下降和水域的萎缩,导致原有的湖床沉积层大面积干涸,极易形成沙尘暴。此外,局部沉积层中还含有大量的盐、化肥和杀虫剂等物质,这些化肥和杀虫剂都来自灌溉区的农田。咸海地区不断形成的沙尘暴已经引起了人们的担忧和关注。沉积层中包含的大量化学物质会随沙尘羽状物升起,可能对该地区人们健康产生不利影响。

咸海地区每年约有4000万吨至1.5亿吨的咸沙有毒混合物从盐床(湖底、河滩)上刮起,从北向南吹去,吹向中亚草原,吹向农田和城镇,覆盖了阿姆河河谷丰腴的农田,加剧了中亚地区农田的盐碱化,土库曼斯坦共和国百分之八十的耕地出现高度盐碱化。随沙尘和雨落向地面的盐,因区域不同而异,大约每年平均1公顷达450-600公斤。

大面积的粮棉生产和移民生活,产生了大量的灌溉和生活废水,这些废水又重新流入阿姆河和锡尔河。地下水和饮用水受到了盐碱和农药的双重污染。社区的经济和社会发展面临着更多的问题。在卡拉克尔帕克斯坦,饮水含盐,受到污染,金属含量高,这引起了诸如贫血等问题。这里的慢性气管炎、肾病和肝病,特别是癌症发生率增加3000%,关节炎增加6000%,因而婴儿死亡率是世界上最高的地方之一。

盐量与有害物的增加威胁着当地居民的健康,白血病、肾病、伤寒、肝炎、支气管炎、痢疾、食道癌、发育不全和婴儿夭折的发生比例都很高。地处阿姆河下游的努库斯市(乌兹别克斯坦境内),当地居民贫血症不断增多,怀孕妇女多患贫血症;锡尔河下游的克孜勒奥尔达市(哈萨克斯坦境内),儿童患病率1990年每千人为1485人次,到1994年增加到每千人为3134人次。

咸沙使咸海周围的植被和野生动物越来越稀少。原来位于河流三角洲内大面积的森林沼泽已经干涸,大量树木及灌木被彻底破坏,当地出没的数百种动物消失贻尽。20世纪60年代,咸海有各种鱼类6 0 0多种,到 1991年则只剩下了70余种,到2001年更是所剩无几;在锡尔河三角洲筑巢的鸟类曾有173种,现已减少到38种。

19931月,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中亚五国成立“拯救咸海国际基金会”,在联合国、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组织的帮助下寻求解决咸海生态问题的办法。同时,基金会开始协调锡尔河、阿姆河流域跨国境用水计划。梅蒂特•奥斯帕诺夫介绍,如今吉尔吉斯斯坦流入哈萨克斯坦的水量,已经比计划的还要多。但是也存在问题,比如吉尔吉斯斯坦为了发电,冬季也排水,造成浪费。此外,诸如节水农业的推广、渔民往制造业方向转产转业等工作已纳入每年的计划。哈萨克斯坦宣布投入2.6亿美元的拯救计划,建造一个人工堤坝:科卡拉尔水坝,将南北两湖完全分离,并于2005年竣工。此举成功将北咸海的海域面积、海水深度扩大,也挽救了当地的渔业。

经过5个国家的合作,在拯救咸海基金会的努力下,咸海北部的水域面积从2010年开始止跌回升,水深从原来的30米增加到42米,过去消失的鱼类多数回来了,渔获量也呈现逐年递增两成的喜人局面。2015年1-10月份,咸海的鱼类一共捕获了7000吨,除了满足本地,还向乌克兰、丹麦、德国等国出口了1300吨。可以说在咸海北部,多数鱼类已经回归。
  
拯救咸海基金会提供的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拍摄的太空照片显示,南咸海由于乌兹别克政府财政紧缩,拯救咸海的资金投入不足,至今水位仍在不断下降。暴露出来的河床有大量盐沙,大大增加了沙暴的吹袭。2014年,南咸海东岸600年来首次全部干涸,悲观者预言,再不采取有力措施,2020年咸海将彻底从地球上消失。


“恢复咸海南部的水域,关键得靠阿姆河恢复向咸海供水。”萨比特詹•努尔加利耶夫表示。当下,拯救咸海基金会正往这个方向努力,据该基金会介绍,通过种植树木巩固沙漠,74万公顷的树木已经种植完毕,其中包括31万公顷的海床底,在接下来的几年,还将种植20万公顷的树木固沙蓄水。艾哈迈托夫•扎尔加斯介绍说,单单克孜勒奥尔达洲一级政府,每年就将种植3000公顷的森林。

俗语云“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换句话说,不到咸海不知水珍贵。“注重环保,让人类永续发展”已经成为人类实现可持续的高度文明发展的共同课题。

环境保护人人有责 ◎ 保护环境刻不容缓
--------------------------------------------------------

关爱地球国际泰国学会

新地球·新文明·新人类·新生活
พื้นโลกใหม่·อารยธรรมใหม่·มนุษยชาติใหม่·ชีวิตใหม่

http://www.earthcaring.in.th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